在说「没关係」、「你好我就好」的背后,却是极大的渴求?

一个讨好的人其实在内心里,都隐藏着极深的愤怒。

「老公,这週末我们去嘉义玩,好吗?」

「好啊,你安排。」

「那幺我们週五晚上就出发,可以多玩一个晚上?」

「好啊,我没意见。」

「你真的没意见吗?我看你的表情好像有一点怪。」

在说「没关係」背后,却是极大的渴求。

其实,他不想出去玩,但他不想让太太失望。

他十分依赖太太。只要太太不在,他就觉得孤单,但太太在,他也觉得不满。

这种矛盾的感觉,让他很苦恼。他也很难说清楚自己究竟哪里不满。

渐渐地,他将不满的心情隐藏起来。

只要别人问起家人和他的生活,他反而会说:「我太太,她很好啊!」「我家人,他们都很好啊。」「我的生活,很好啊!」

有了这种矛盾冲突的落差,让他觉得自己像个圣人。而每一次他讲完这些话,他就会在心中默默地认为:「你看我多爱家人,多为他们着想。」「身为家人就是要不分彼此,即使我觉得你们很差劲,也要说你们很好。」

不过,在这些付出的背后,其实也包含着他的一丝丝渴望:

「我为你们考虑这幺多,你们应该也会多照顾我一点吧!」

「你看我都以大局为重,你们应该也会看到我要什幺吧!」

他卑微的希望别人能领略他的用心,顾虑到他的感受。可是,事实上又没这幺简单,他想要的是,大家都知道他是个思维缜密,同时具备风度和雅量的人。

表面上,他说:「我只希望身边的每个人都开心,不要吵架,不要争执,家和万事兴。」但愈是这样,他的心态就愈不平衡,他心里「你们应该要感谢我」的愿望就愈深。只是他并不表态,所以对家人来说,他的心境就愈来愈像是迷雾。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什幺,更难知道他的需求。

其实,他的内心就是不断上演着「施捨与感恩」的小剧场。

他无法启齿的是,他想要全部的人都尊敬他。他是有包容力又聪明的圣人,因为唯有圣人,才能施恩给别人,他也聪明到知道大家要什幺,在家人有需要的时候配合演出,让大家都开心。他就像京剧变脸的演员,在嗅到别人有需求时,压抑着自己真实的感受,渴望获得讚美。

每当他有需要,他就想着以家和万事兴为前提的大爱──「我不重要,我只想大家好好的。」「我都没有自己的需要,总可以了吧!」「我应该要更坚强,我是全家人的倚靠。」

但他并没有发现,自己说出来的每一句:

「你们好就好!」「你们好,我就开心了!」其实是在表达「我有话要说……」「你们开心,那我的开心呢?」

他维持着牺牲、奉献的形象,但却是心里充满最多不满的人。

他从小看爸妈吵到大,根本无暇顾虑到他。他眼巴巴望着爸妈,但却得不到应有的关注和渴求。他气自己的无能,但却没办法阻止这些争执,而且他也害怕被抛弃,害怕爸妈常常挂在嘴边,那些充满不耐烦的话,例如:

「晚上不要吃饭了,浪费米。」

「你这个拖油瓶……」

「养你有什幺用?」

「你自己搬出去住,看你要跟谁就去。」

他害怕被抛弃,害怕孤单,于是献上他的一切,在所不惜。

自此之后,他不但害怕被抛弃,更害怕失去身边的人,于是,他把自己变成没有需求的圣人,不准自己做错事;不让父母伤心、要孝顺。这些美德和孝顺的枷锁,变成他一生的追求,但仍无法消除他心里矛盾的巨大压力。

这种状况,并没有人发现,因为他身边的大人光是应付自己的困境,就已经耗尽心力,而他也早已习惯察言观色的生活模式。

除了付出,他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感。如果这世界上没有人可以让他付出,那幺,他就觉得自己没有存在的价值。

当他说「你好就好」,其实言下之意是:

我是施恩的圣人,你看我都以你为主,你为什幺还要烦我?

「我都没有什幺要求了,你看你做了什幺,你凭什幺要求我?」

当他要求起来,就变成暴君,因为一个讨好的人其实都隐藏着极深的愤怒。

而嘴巴说喜欢,其实心里是感到厌恶,这种人本来就隐藏着他的支配力。当我说:「好啊,你说了算。」某部分的我不做决定,也是让你表现和发挥的极限,我只要继续隐忍心情,你就会做到极致,而我也可以懒到极点,然后后果由你自负。如果要他负责一点,他也是以圣人之姿来搭救,而不是平行平等的关係。

你会发现,他时时刻刻都在想别人要的是什幺,而不是他自己,这看起来像是爱妻的美德,但其实也是支配太太的手段。

「我都没有好好为自己活过。」你有听过家人这样的抱怨吗?

当一个人持续背叛自己内心的声音,那幺只会持续消耗自己的生命能量,甚至对生命绝望。

对他们来说,比自己内心的声音更重要的价值,是「小心翼翼侦测家人的需求」,这是他们的生存之道。

这也是大人下意识塞给他们从小照顾大人的任务所造成的。

这类型的孩子常常很乖顺,噤不作声,但却内心孤寂。他们尽心尽力侍奉着身边的人,善尽讨好的职责,却也默默的害怕自己不重要、不被珍惜、不被爱,甚至被抛弃。

于是,他们所吸引到的伴侣,也是会指派他们做事的人,或者他们会先端出好处,告诉伴侣:「我会帮你服务,所以你要好好爱我。」因为渴求爱,而让对方有机会压榨他们。

这一类型的人,他们通常会有一对对自己的事摆不平的父母。因为父母对自己的烦恼已疲于奔命,所以看不到孩子的需求,甚至还期望孩子能帮父母分担,或从小就负担起照顾父母的角色。

他们从小感到自己得被父母依赖,所以往往对于自己有依赖的「软弱心态」感到可耻,常活在自己怎幺可以有需要的自我贬抑里。他们努力侍奉身边的大人,并期待自己赶快长大,赶快获得权力,赶快付出爱。

英国知名心理学家约翰.鲍比(John Bowlby)曾提出「亲子角色倒错」的概念,这是指父母以铤而走险或控制的手段,来获得孩子的顺服,并藉此希望得到内心的平静或生活的稳定。

这类型的父母希望孩子最好不要提出什幺要求,反而是能照顾父母、称讚父母、爱父母等等。当孩子和父母的角色倒过来,孩子变成父母依赖的对象,就容易想要变得「有用」、「听话」或「服从」,藉此获得被爱。他们真实的情绪反而无法被认可,因为每天要做的事,就是知道父母今天的情绪是什幺,他们才能好好活下去。

于是,他们学会用假我的方式活下去,自我实现也变成要建立在别人的认可上。

这一类型的父母因为自己的需求和喜好,更会强化孩子的假面(乖顺、听话、好掌握),他们不管孩子的自我贬抑对于孩子的心理健康将造成多大的打击,会不会因此活得不够好。

他们只在乎孩子是否听话、不出错,孩子们永远感受到的是,如果「他们不符合父母期待,父母就会对他们弃之不顾」的恐惧。他们的心里充满矛盾,一方面想让父母满意,一方面却得牺牲自己的真实感受,最终,他们做出抉择,他们以父母和身边的人为主。

这种人非常在意家人的评价,为了生存下去,他们尽力侍奉,让身边的人开心、满意,但自己却带着隐藏住的敌意过日子。他们感到莫名的不安,常常要找自己的小确幸或生活目标,否则自我会乾涸而死。

用自我牺牲来交换他人认可的人,常常会有情感饥渴的问题。在他们付出和给予的过程里,其实是希望对方给予更多认可,于是他一直让自己顺从、听话与付出,想换得父母眼里的一席之地。

这种你来我往的紧密关係,表面上看起来是「我们家人之间很相亲相爱」,但其实是如果有新的对象表现得更好,他就会被取而代之。也因为这种隐微的被抛弃的恐惧,于是他往往要求自己要表现得更好。

佛洛姆曾说:「服从和敌意是一枚硬币的两面。」当他们习于顺服对方,却也抱怨对方,这就变成隐性敌意,夹杂在不可说的冲突里。

他们让自己变得很有能力、很有毅力、很有肩膀,但都不是基于自己的人生目标出发,而是基于恐惧出发。

他们需要讨好身边的人,否则随时都会被取代。所以,他们活得扭扭曲曲,被许多框架绑住,却又渴望自由,但依照这样的情势来说,要获得自由,也仅止于他们的空想。

当他愈虚张声势,就愈怔忡不安。害怕别人不满意他,所以留存更多对人的敌意,然后告诉自己:

「我不应该跟别人计较。」

「我不应该对家人无理。」

「干嘛为这种事情烦心。」

但心里其实非常烦躁。愈是无法承认,就愈与自己悖离,愈是说出「我家人都很好」,心里却愈是惶惶不安。

给亲爱的你:

就在此刻,仅有你和我,这里很安全。我们不需要假装,以讨别人欢心,例如明明不伤心,却要装悲痛欲绝;明明不开心,却要大笑;明明不乐见,却拍手叫好,以便符合大家所期望你展现的样子。

收起你的迎合,儘管展现你现在的样子就好。假若你不想讲话,就不要讲话;假若你不愿意,就说你不想要;假若你不开心,就面无表情也无妨。我们不需要扮演另一个角色,你,就是你。

我们会担心对方的反应,是因为我们不够肯定自己,无法确认自己。那幺,我们就会受制于别人。

请你默唸以下的句子,让自己慢慢学习,不再讨好他人,也慢慢放下讨好他人的习惯。

→他快乐,是他的决定,无关你做了什幺和说了什幺。你是你,他有选择权,你也是。

→不论你有没有费尽心思,不珍惜你的人,还是会挑剔你,甚至把你踩在脚底。

给总是讨好别人的你,别因为他人的反应而自我质疑。你是你,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你。

别人的眼光与你无关,此刻,你该先倾听你自己的心,你才有能力去爱其他的人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